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最近浏览
成人专区
查看: 1014
弟大物勃

注册会员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

上一篇文分享了我对于口交的狂热和偏执,
意外发现有不少同好,让我觉得不再那么孤独。

虽然有人认为是在糟蹋老婆,
但我要澄清一下,罗马不是一天造成的,
我老婆不是天生的口交好手,更非随传随到的口交娃,
这样的性契合度是奠基在我们深厚的感情基础上,
每次口交都是在她心情很好的前提下,
循循善诱后才能达成。

接下来我想分享让老婆慢慢爱上帮我口交的心路历程,
借由文字抒发癖好,也为我们的闺房情趣留下纪录。

个人的经验,要让另一半心甘情愿为妳口交,大致上有几个重点。

试探→尊重→引导→赞美

你得找机会试探她对肉棒的观感,
有些女生觉得肉棒很脏,尿尿的地方怎么可以放进我嘴里?
或者自尊心使然,老娘凭什么要帮妳含屌!?

不管是心理或生理上的洁癖,
如果一开始她对口交这档事就非常排斥,
奉劝你就暂时打消这个念头,强摘的果实不甜,
无论你是用强迫或者哀求的方式让她口交,品质绝对不好,
甚至加深她对口交的厌恶感,得不偿失。
循序渐进才是上策。

其次,保持干净是最基本的尊重,
不要期望那充满汗臭或尿垢的肉棒,对方还能品尝得津津有味,
那只会在A片中发生。

每次预谋要她帮我口交,
我都会到厕所用卫生纸沾水仔细地把肉棒擦拭干净,
确保没有任何异味,再伺机而动。

口交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过程中尽量不要按压她的头部,
对方愿意吃你的屌,当然要怀抱感激好好善待人家,
除非她是个天生淫娃,那就另当别论。

我多半会不断轻抚她的头发,不停地称赞她,
让她知道我有多么享受、多么舒服,

这非常重要。

再适时引导她怎么舔舐,怎么善用她的唇舌,双手应该怎么套弄,
她越有成就感,就会吹得越起劲,我老婆就是这样一步步陷入我的圈套。


———————————————正文开始————————————————


话说从头,我和老婆是在大学时期认识的,
由于她长相身材都很像歌手戴佩妮,以下就用Penny代称。

penny2.jpg
歌手戴佩妮,个人觉得80%像

白皙的皮肤,一头深粽色的长发,
尖挺的鼻子上有一对清澈明亮的大眼睛,
红润饱满的双唇,挂在那秀气的小嘴上显得格外诱人。
脸蛋大概是表特以下,系花以上的等级。

Penny个头不高,160CM,45KG左右,
纤细骨感的身材,让胸前那对小巧的B奶看起来是那么地理所当然,
上半身的胴体很像我最爱的女优之一”希志爱野”,
这当然是在扒光她衣服后才发现的情趣。

美中不足的是腿型并不修长,严格说来小腿其实有点萝卜,
但我既不是匈奴也不是腿控,所以倒也不怎么在意。

我是个幸运儿,
Penny的第一次口交,在第一次和她发生关系时就达阵了。

penny.jpg
老婆没那么高,但卷发样子挺像的

升大三的暑假我正好要搬家,
刚交往半个月的她,兴致勃勃地说要帮我搬家,
自己做球给我,我当然乐意得很,
果不其然,两个人搬呀搬的就搬到床上去了。

那个炎热的午后,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我们顾不得汗流浃背的难受,舌头贪婪地交缠着,
跨坐在我的大腿上的Penny,娇小身躯紧贴着我被汗水浸湿的胸膛,
我不安分的双手伸进她的衣服里,缓缓地解开她内衣的背扣,
她那欲拒还羞的笑容,显然已对我卸下了所有心防,

我温柔地握着乳房下缘,用食指轻轻地拨弄着乳头
她没有丝毫抗拒,我便开始尽情搓揉她的小奶,
眼神迷濛的她,不停吸咬我的脖子,热情地回应着,

我一边褪去她的衣裤,一边持续用嘴巴攻击她的双乳,
Penny的奶虽然不大,乳晕也不是粉红色的,
但胸型非常坚挺,触感也非常柔软,
我不停地用舌头旋绕她的乳头,直到她闭上眼露出陶醉的神情后,
我缓缓地翻身,从胸部到肚脐到大腿内侧一路舔下去,
逐渐形成69的态势,并有意无意地把我的下体靠近她的头部,
小穴泛滥的她呼吸声逐渐加重,鼻尖不时地轻碰我包覆在内裤里的肉棒,

几次的试探后,发现她并不排斥和我的肉棒近距离的接触,
我就更肆无忌惮地狂舔她小穴和阴蒂,
沉浸在快感中的她,试图想要回应我,
可是在她眼前晃悠的就只有那一包老二,
她试探性地用嘴唇轻碰内裤突起的部分,
我故意放慢我的动作,发出低沉细微的嘶吼声,
她察觉后便把嘴巴凑上裤头,
隔着内裤用双唇深深地吻了一下我的龟头,

“这样舒服吗?”

“很舒服,可是…妳会不会觉得很…”

“脏”字还没说出口,
她就把我的肉棒从内裤掏出,张口吞了进去,
感觉得出来有些生涩,有点笨拙,
直上直下的吞吐,有时还会不小心刮到牙齿,
但是我内心的快感早就凌驾肉体的感知。

交往前我就已经对着她无名上的大头照尻过好几枪了,
不断幻想Penny那标致白嫩的脸蛋吞吐我的肉棒的模样,


我成功了。


但欢乐时光总是特别短暂,当我躺平后,
Penny二话不说扑了上来,欲火焚身的她急着将我就地正法,

就这样?就这样?我还没爽够阿!我内心声嘶力竭的呐喊着。

“你…有套子吗?”Penny问。

“有,但可以再亲一口吗?刚刚那样很舒服。”戴上杜雷斯前我不死心地问。

她笑而不答,带点狐媚的笑容实在让人快要按耐不住。
她跪趴在我的双脚之间,深粽色的发丝洒落在我的大腿上,
微张双唇,含住了龟头,技巧还是一样的笨拙,
我拨开她的头发,看着她秀气的小嘴有点吃力地吞吐我的肉棒,
那专注又辛苦的神情,简直像一幅美丽的画作。

“可以了吧?”

“嗯…超 舒 服。”

“真的吗?”Penny有点惊喜地问。

“真的,我爱死了。”

“看你以后的表现啰,哈哈”

结束那搔不到痒处的短暂口交后,
我挺着硬到不行的肉棒,慢慢没入她的小穴,
她闭上双眼,轻咬着下唇,发出“呜”的一声,
迎接我的第一次探访,
我们开始没日没夜地疯狂做爱。

记得当时宿舍网路线还没牵好,电视也还不能看,
那几天我和Penny除了吃饭就是做爱,
我们两个的舌头都舔遍了对方全身,
睡到半夜醒来,就载她去吃一点刈包补充体力,回来又战到天亮,
朝思暮想的Penny,成了我肉棒最后的归宿。

那几天大概是我和Penny最无忧快乐的时光,

也是我们口交旅程的起点。

下篇分享难忘的第一次口爆。


亚美娱乐

管理员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